改变自己的三首歌

肉壳平时不喜欢在家工作,因为一旦在家工作,就总想配上一杯酒。 然而,肉壳喝酒之后就容易变得多愁善感一些。当然,作为一个酒鬼,我相信前面这句话的主语,换成任何一个人都是合适的……

当人变的多愁善感,任何事情都可能触动人心中最深层的痛点,平时我们极力掩饰的内心弱点,在一刻都可以发泄出来,不需要再埋在心里,有一说一。至今肉壳都记得几年前和小龙哥在香港大围的鸡煲店掉泪的情景。当然,那天我俩都喝多了……

不过,我今天想说的不是喝酒,而是想说说三首歌。当然了,此时此刻的肉壳肯定是因为在家工作,所以喝了酒,然后听到几首歌,触景生情,才想要写这篇文章的……

做过肉壳的车,或者了解肉壳的人,肯定都知道,肉壳喜欢爵士乐,或者oldies。Oldies大概就是老音乐的意思。有几个朋友问过我,为什么会喜欢这些音乐?这三首歌就是终极答案。

Smoke gets in your eyes By The Platters

第一次听这首歌,是在肉壳父亲在国外买的一套CD中听到的,这首歌是第一张盘的第一首歌,当时肉壳有一台松下的CD机,因为当时只有小学4年级,所以也不懂随机播放是什么的,基本都是顺序播放,所以这首歌听的次数最多。渐渐的觉得这些歌越来越好听,简直无法自拔。从此,在音乐鉴赏这条路,肉壳就走歪了……

My way by Paul Anka

随着前面提到的5张CD越听越多,肉壳开始能够记住一些人的名字了,比如Paul Anka,在这5张CD里,Paul Anka于1969年创作的My Way是肉壳最喜欢的歌曲之一,另外加上他写的其他歌曲如Diana,Lonely Boy,Put Your Head on My Shoulder也非常好听,所以肉壳便开始喜欢Paul Anka。从2001年左右开始喜欢他,却一直到2017年才有机会听到他老人家的现场演唱会,也算是了了肉壳的一桩心愿,当然,这是后话了。

In the Mood By Gleen Miller

时间来到了肉壳的初中时代,那个时候,家里刚刚装了ADSL宽带,虽然网速只有512k,但是因为是包月,所以可以无所忌惮的上网了,所以肉壳开始在网络上搜索自己的喜欢个歌曲。只可惜,那时候还没现在这么多在线听音乐的服务,想在国内找到Paul Anka的音乐当然更难了。这个家伙在国内不是很有名,但是在美国和加拿大,稍微上点岁数的人都认识他,记得肉壳后来上外教课的时候,每次提到Paul Anka,老师都觉得眼前一亮。回来说,当时在网上搜索Paul Anka的时候,找到了一个叫Paul Anka的网友,他常年混在一个叫熊猫音乐网的网站。肉壳一下子就沉迷在这个网站了,站长老熊猫常年会在网站更新自己录制的音乐节目,网站下面的论坛里,大家也各种分享这各类爵士乐,轻音乐和英文老歌。肉壳就是在这个网站的熏陶下,开始喜欢并充实自己的爵士乐知识的,而肉壳之所以会开始喜欢上爵士乐,是因为初三的时候听到的Gleen Miller的In the Mood。虽然是纯音乐,但是肉壳就是这样走上了爵士乐的鉴赏道路了……当然后面开始喜欢Frank Sinatra什么的这里就不谈了,虽然对肉壳的影响很大,但是肉壳觉得还是不如这三首歌对肉壳的影响更深远。不过话说回来,听了Frank Sinatra唱的My Way,我还是更喜欢Sinatra的版本,毕竟这首歌就是Paul Anka为Sinatra写的……

今天大概就聊到这里,其实也没别的,就是想谈谈肉壳的音乐品味为啥会比较奇怪而已。而且,肉壳重新读了一下自己这几年的文章,基本都是技术文章(虽然也没几篇)。虽然独立域名博客已经不如以前(10年前)火热,但是喝了酒,多愁善感,自然就想写一点自己的事情。作为一个怀旧的人,现在看几年前的文章还是想要会心一笑的。既然从上学期开始养成规律生活的习惯。所以,再加一条规律其实也是很没有所谓的事情,从现在起,每个学期至少写一篇有关自己生活的文章吧。

为什么我要读这么多年书……

Ubuntu下安装程序卡在waiting to install的解决方案

肉壳最近打算给自己的台式机装Linux跑程序,安装Linux的艰辛就不说了,安装好之后在安装Chrome的时候,安装程序卡在了Waiting to install。导致这个问题的原因是因为系统中缺少依赖包,所以只要按装一下就好了。

首先,执行下面的命令,获取需要的依赖包

之后再执行下面命令安装所需的依赖包

最后再执行一次第一条命令,或者双击安装包安装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