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胡思八道

服务型学生领袖

周五,应学校要求参加了一个名为服务型学生领袖研讨会的会议,由于是专业学会会长,还要打扮成衣冠禽兽一般,穿件西服,人模狗样的去参加会议。

参加完整个会议之后,我实在不知道整个会议跟服务型学生领袖到底有多大关系?我给这届会议拟定了一个副标题:梦想与就业。真的,一点也不夸张。全会除了干事会会长说了几句跟服务型学生领袖有关的几句空话,就没有再多跟主题有关的事情了。

貌似同学们都对张聪副校长的儿子成长之路很感兴趣,从幼儿园到现在上耶鲁的事情都问个遍,再加上个SAO的老师在旁边无趣的煽风点火,没人提问题,就点名让人来提问题……整个会议沉浸在无聊且无趣的气氛当中。至少我是这么想的。本以为能从中学到一些如何成为一名服务型学生领袖的方法。结果毫无收获,还耽误了一晚上的时间……

说说我对服务型学生领袖的看法吧。领袖、领导在国内貌似是一个被误解的词语。因为领导们掌握着权力。那么,屁民们就应该顺从领导。领导们说煤球好吃,我们就要去山西挖煤给他吃。其实呢?领导们的权利是谁给的?本来应该是人民给的……领导们的工资是谁给的?灰色收入除外,都是人民纳税给的。那么,领导与所谓屁民的人民的关系,就好像学生领袖与同学的关系。那么同学是我们的什么?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啊……你会把你的父母当屁民对待吗?自然不会。那我们应该如何服务于同学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这就像我的父母不会直接命令我去为他们做事一样。因为他们疼爱我们,所以生怕我们累到。那我们应该如何服务我们的衣食父母呢?需要靠我们观察,他们有人希望能搞篮球赛,那我们就应该去搞。有人希望搞晚会,那我们就应该去搞。只要不犯法且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们就应该行使好他们赋予我们的权利和义务。所谓服务型学生领袖,不就是应该服务于同学吗?

说多了难免有像会议当中那帮人“假大空”的嫌疑,所以对于服务型学生领袖的见解,我也就说这么多。所以让这个名为服务型学生领袖研讨会,实为学生领袖梦想与就业瞎白话大会见鬼去吧。为同学服务不是叫出来的,是真刀真枪干出来的……

计算机专业学会正在酝酿UIC首届电子竞技大赛。正在尝试解决一些资源和技术问题。民意调查已经搞得差不多了。这就是我们团队最近正在做的。

“服务型学生领袖”上的4条回复

被墙?那是另外一个域名,我不是新买了一个么……至于得罪同学,不怕,这是现象,我只是阐述出来,如果他们听不惯,可以跟我翻脸,反正我也是对事不对人,如果有些人非喜欢对号入座,我也想当欢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