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胡思八道

给被公交宠坏的老人们让座怎么了?

中文Blog的Pingback和Trackback几乎是没用的,因为你真的很难找出一篇文章真正的出处,这种行为无异于偷与抢的行为。但可怕的是,当事人并不觉得自己被偷,被抢,当自己的文章被盗用,还熟视无睹。但更可怕的是,当事人察觉到自己被偷、被抢,自己的文章被盗用,但又无力去挽回局面。实在是悲哀……

今天在校内看到一篇转来的文章,名叫《其实真不是我心狠——被公交宠坏的老人们》,由于找不到出处,我只能给大家一个搜索链接,大家自行鉴别吧。

这篇文章的论点实在是不敢苟同,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们作为80后,一群20多岁的小皇帝,小皇后们几乎都是独生子女,都是家中的掌中宝,从小处于一种被溺爱以及畸形的教育制度的环境中,我们总觉得这个世界应该围绕着我们转,尤其是家里的老人,他们应该对我们的命令做到说一不二,但凡有点迟疑,我们就可以大吵大闹,时不时玩个上吊、服毒、离家出走什么的,好像我们永远长不大,我们永远需要别人的照顾,而不是照顾别人。

在中国,我们给老人让座的行为虽然没有被写入哪条法律条文里,仅仅是我们的权利,而不是义务。许多人就幼稚的认为,我可以不做,即使受到道德和良心的谴责。然后还会给自己编造一些乱七八糟的理由比如“我工作了一天了,也累了,你们就为了买菜,溜早,凭什么还要给你们让座?”,比如“你要是看见你的儿孙们在车上,你会找他们让座吗?”,再比如“我戴耳机了,没听清老人让我给他让座的要求”云云……

首先对于,“我工作了一天”这样的观点,肉壳以为,老人们不是本杰明巴顿,他们出生时跟你出生时差不多大,也是从小长起来的,也经历过像你们这样工作的时光,每天起早贪黑,为了养家,那时候的人们,家里穷点的都是不舍得坐公交车的,每天走路上下班,不比你站在公交车上累多了?那你还有什么资格说你累呢?如果等你老了,那些年轻人也抱着同样的想法,眼睁睁地看着你站都站不稳,摇摇晃晃的挤公交,你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其次,对于“儿孙”论,肉壳以为,这个问题不是简单的提出来就证明你没有错了。这涉及到应该尊老还是爱幼的问题上,肉壳以前写过的《读大学没用》中讲过一个爷孙俩骑驴笑话,用于证明中国人总是正说反说都有理。我想,这个骑驴的笑话用在这里也一样。所以尊老还是爱幼问题是极为复杂的。但我觉得,对于本篇文章,这个问题会变得简单许多,因为幼儿不会写博客,更不可能去工作。所以这里所谓“儿孙”应该都是已经长大的孩子,那他们给爷爷让座就是应该的了。因为他们不是幼,这里只有尊老的问题。如果他们不让,只能说这群孩子不懂事儿,应该上吊、服毒、离家出走……肉壳上小学时坐公交车都知道给自己的父母让座,更何况长大后给自己的爷爷奶奶让座呢?

再其次,对于“戴耳机”论,我觉得,让座,如果真的需要别人提醒,那你干脆就不要让了。连这点觉悟都没有的话,那戴耳机没听清别人的提醒,只能是个无力的借口罢了。

当然了,有些老人的做法也着实有些过分,但这多是年轻人不主动让座的结果。他们是被宠坏了,但你作为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干嘛跟一个7、80岁的老年人过不去呢?

肉壳在公交车上,看到老人必让座,即使我坐在车厢中间甚至靠后而且前排都是年轻人的时候。我们终究有变老的一天,当然了,如果你提前上吊、服毒了,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这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之内。等那时,我们也希望别人来关心我们。试着对我们的未来好一点吧,也是对我们好一点。

最后,我有个疑问?如果小皇帝、小皇后们不想上吊、服毒、离家出走,也不想给老年人让座。那你为什么不坐出租车呢?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将来可能被公交宠坏的普通人,那给被公交宠坏的老人们让个座怎么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