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胡思八道

《狩魔猎人Ⅲ:血咒疑云》全攻略

最近不知道为何,突然想起了小时候曾经玩过的一款游戏,名字叫做狩魔猎人3 血咒疑云。注意,这个可不是巫师3哦。记得当时还买过这个游戏的正版盘,自带了一本中文攻略。当时年纪还太小,大概就只有6年级的样子。对这种游戏实在也是玩不转。所以玩了几遍游戏初期的章节,就没有再继续了。最近突然想重拾这个游戏,所以找来玩了玩。由于当年的游戏实在是太硬核了。没有攻略也实在是玩不了,所以上网找了一下攻略。最终在葵花宝典里找到了。而且,根据我的记忆,这篇攻略就是当时游戏盘里附赠的中文攻略。

早期的游戏攻略,我在和舟哥的电台节目里也提到过,基本上都是以小说的形式写的。跟现在的流程攻略以及视频攻略不同。这种攻略,在读者读完之后,不仅仅是知道游戏的通关流程,连游戏的具体细节都描述的还能清晰。甚至说,你可以把攻略当作小说来读都没有问题。举个例子,在这篇功略里,第一天的时候,你要去一个历史博物馆,按照流程,我们只需要跟管理员和在博物馆里参观的两位女士聊天就好了。但是这个博物馆里展出的,是当地的历史故事。在游戏里,你只能通过画中的文字,来自己阅读,甚至连游戏本身都没有通过什么机制来帮助玩家阅读。但是攻略里,却把这个历史故事的梗概给大家全讲了一遍。虽然这篇攻略我小时候已经读过了,但是当时太小,很多东西都不懂。现在长大了,反而能从这篇功略里读出很多新东西。所以在这里把这篇攻略转载一份,也算防止丢失吧。

在一个周末的午后,我意外地得到了一位王族后裔James王子的邀请,在把酒对酌之后,这位平素傲慢的王子说出了他的隐忧。他膝下有一幼子,最近好象惹了一点麻烦,有一个神秘的宗教意欲劫持小王子,我欣然接受他的委托,当晚在这位王子的宅邸歇息,从明天开始就要负责保护这位小王子的安全了。

然而没有料到的是,就在当天的夜里王子府里发出了一些奇怪响动,有两道黑色人影劫走小王子,我一路追踪跳上了一辆往图卢斯(法国南部城市)行驶的列车,不想却被人从背后打昏在地上。当我醒来时,列车已停在了乡下村庄雷恩堡附近的库易兹火车站,与巡路员对话几句住进了村庄的小旅馆中,我调查也从此开始了。

第一天 时间:10am-12pm

主角:Gabriel Knight

一觉醒来已是早上,阳光缓缓地洒进窗户,我巡视了一下房间,在左边靠窗户的地方打开一个衣柜,从里面找到衣架,在柜壁上还有一卷胶带。推门离开房间,从一侧的楼梯来到一层大厅,到吧台去找接待员谈话,尽管我在昨晚住进来时他并不当值,他还是认出我是25号房的客人,很谦恭地向我打着招呼并介绍自已的名字叫Jean,我向他询问有关这个村落的情况,他说这是个有悠久历史的村落,建议我到处参观一下。我又问他有没有看到两个男人带着一只大箱子住进旅馆,他对此并不了解,因为昨晚他并不当值也不会太留意客人的随身物件。从他口中我还知道昨晚值班的人名叫Simone,她会在今天晚上当班,到时或许会从她那里问出点线索来吧。

在吧台的桌子上我看到了一个登记薄,在一天的时间里这家旅馆的房间全部被登记了。当Jean走到一边去擦窗户的时候趁他不备从桌子上偷取了一支墨汁笔。转身到后面与正在读报的EmilioBaza交谈,相互介绍后得知他是一个朋友送过来的,也是昨晚住进这家旅馆的。

在吧台的右边纬缦后找到了电话间,打开物品栏掏出王子James的名片,照上面的号码拨通了电话,我安慰了王子几句,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向他大致地讲述一遍,说明那两名劫匪一定隐藏在这个村庄里面,我会尽一切力量找到他们,出乎我意料是王子似乎对这个村庄略知一二,一番考量之后决定让我暂时不要贸然行动,他会另外派出一些人手来协助我调查这宗绑架案,如果我愿意他会派老搭挡葛瑞丝小姐来帮助我,看来王子是有什么顾忌的,或许这里面有什么隐情吧。在王子匆忙地挂断电话后我决定继续在村庄里调查下去。

返回大厅,从吧台的左边来到餐厅,要过一壶咖啡后在餐桌边惊喜地遇到了老朋友Mosely,他是随旅行团来这里渡假的,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寻宝旅游团,如果我愿意参加的话可以找Madeline Buthane小姐谈谈,她大概就在附近某个地方,有时间我还可以到33号房间去找Mosely聊天。

离开餐厅,从大厅一侧的门出去来到有喷泉的广场,在左边看到一辆卡车和正在检修的Madeline小姐,我走上前与她对话,说是好朋友Mosely介绍来的,并正在考虑交二千法郎来参加他们的寻宝旅行活动。通过交谈得知他们这个团是从图卢斯赶到这里来的,路上花了两个小时,和我一样是昨晚住进这间旅馆的。车上随团的旅客有John Wilkes,Howard夫人,Stiles小姐和好朋友Mosely,而Monsieurw Buchelli和Baza则自由行事,自已打理旅行的一切。在这个小村中有许多的神秘传说故事和古迹,从明天上午9点开始她会带领游客们在小村里到处参观。

在旅馆的右侧我找到了一家紧闭大门的书店,从橱窗里看到了一本名为《圣杯的秘密》的书籍,我看着书上的文字,忽然想起昨晚在列车上听到那两名劫匪的对话中也提到了San Greal的词句,在法语中它就是圣杯的意思,这和雷恩市堡又有什么关联呢?

离开喷泉往旅馆的斜对面走过去,在那里有个路标指示前面通往博物馆和教堂,踏上这条小径往左拐(右拐通往教堂),上楼梯在外面屋子可看到放着明信片的架子,另一边是一个木箱里面有个红色的帽子,不过现在还拿不到它。进入里间与柜台里的Madame Girard夫人聊几句,问她在过去的一天里是否听到村子里有小孩子的哭声,并问她有关圣杯的故事,她说是本地有关宗教的传说,罗马人摧毁了希伯来人祖先在耶路撒冷所建的神庙,一群被迫害的基督教徒来到此地埋藏了大批的珍宝,可能是从梅加文罗王朝带来的财富,不过至今为止它们从来没有被发现过,为此朗格多克(Languedoc:法国南部的省)的作家Wolfenbach还特别写了一本关于圣杯的书,这大概就是我在书店橱窗看到的那一本吧,有关那些教徒的历史她还是建议我到大厅里去阅读一下画卷。往里来到博物馆的展厅,在中央看到一排悬挂的卷轴,在左边有两位女士正在窃窃私语,我绕到卷轴的另一侧偷听她们的交谈,得知她们也是旅行团的成员,名叫Estelle和Lily,她们正在讨论星座和古神的典故。

我慢慢浏览画卷上的文字和图画,上面描述着Berenger Saunicere牧师的一些传奇经历,他出生于雷恩堡附近的一个村庄里,在1885年他33岁的时候作为牧师来到雷恩堡工作,经过六年坚苦的工作,他利用微薄的薪水积攒了一点钱,决定用它来翻盖当地逐渐坍废的旧教堂,当他拆掉祭坛的时候从下面孔洞的木桶里找到了四张羊皮纸,上面写的是家族的宗谱,两边写有希腊人的笔迹,描述在1789年发生的一场宗教迫害,他带着这些羊皮纸去见主教,主教派他前往巴黎呆了三周的时间,在巴黎他研究了羊皮纸上神密的符号,并在罗浮宫临摹了几幅画本,当他返回到雷恩堡的时候命运发生了改变,他开始自立门户并出手阔绰地翻盖了豪华的大教堂,在他的住所还建起一座奇特的高塔可以看到远方的村庄,他还在村中修建马路和排水系统,慷慨地在他的朋友身上花费大量的金钱。除此之外,他还做了几件令人费解的事,象摧毁村中的几座墓碑和一些古代的铭文刻记等等。在当时他名声大噪,一些名公大臣和好奇的游客都前来雷恩堡拜访,其中包括欧洲最古老的王室家族哈布斯堡的成员。Sauniere死于1917年,享年65岁,从此他突来的财富在人们心中一直是个难以解开的谜题……

看完画卷后我上前与Estelle和Lily打招呼,说自已是旅行团成员Mosely的朋友,她们说参加旅行团就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宝藏而来,不过对于掌握的线索还是三缄其口,我也不便再追问有关圣杯的事情,她们是不会回答我的,我于是离开了博物馆朝旅馆走回去。

第一天 时间:12pm-2pm

主角:Gabriel Knight

返回到旅馆大厅,来到餐厅听Buthane和Wilks正在聊在关宝藏的事,Wilks正在拚命地说服Buthane相信自已的推测,邀她今晚到自已房间里去看一下他的“装备”,不过Buthane还是婉言拒绝了。我走到左边桌子上拿到一块果汁糖,然后上前与他们两人攀谈起来,在这里并没有得到太多的线索,还是上楼回房间休息一下吧。

在走廊上我看到Baza正在和Emilio换房间,Baza住进了27号房间。回房休息后我再次离开了旅馆来到了广场上,从右边的小径走过去,右转来到教堂,见里面一名美国游客正在和学者模样的人争辩一句雕像上铭文的意思,我走上前与坐下的学者Arnaud交谈,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华丽的教堂,他向我讲起古时Magdalen曾在耶稣死后在这里生活过许多年,至今在马赛布市(位于法国东南)还可以看到她的部分遗迹,她的宗教信徒在附近非常势众,所以此地的教堂才建得如此华奢。这个教堂不立圣母玛利亚的塑像,而认为Magdalen才是真正的圣母。他还向我提及一个叫Larry Chester的学者,他正致力于研究一些关于本地教堂的书藉。

我又向他打听圣杯和此地的关联,在亚瑟王的传说中,圣杯是曾盛过耶稣血液的杯子,Arnaud猜测它可能和这里的宝藏有些联系,因为到村庄的游客都会对圣杯的下落有所关注,他也相信此地埋有传说中的宝藏,只是寻常人是无法得到它的。这时我看到桌子上有一本小册子,不过是法文写的看不懂,Arnaud说他手上有一些英文版的,在明天早上可以来这里买到。

我回身与那名游客Buchelli交谈,得知他也是昨晚乘列车抵达这里的,来自意大利的那不勒斯市,他旅游的目的不是来寻找宝藏的,只是来考证一下历史,对于圣杯和宝藏的传说则认为是无稽之谈。我踱到门边去观察方才两人争辩的那幅壁画,发现一名天使的手上有个红色的小斑点。

推门离开教堂,返回旅馆在餐厅见到Estelle和Lily正在吃午餐,闲聊几句后上楼到33号房间去找好友Mosely,他开始向我询问来到此地的真正目的,我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问他在晚上有没有听到小孩的哭声,他说对此并无印象,关于圣杯的事也从来没有听过,我向他讲述一遍案件的缘由,猜想昨晚的那两名绑架的匪徒或许就住在这家旅馆之中。就在我们谈话的时候,我听到门外有些奇特的声响,我站起身形悄悄地走到门边突然将门打开,看到Baza正在门外喝酒,将一只酒杯放到了走廊的小桌上离开。回到房间与Mosely继续谈话,告诉他有关葛瑞丝的一些情况,在我的印象中她一直就是个美丽但无头脑的女子,不象我这样左右逢源具有异性不可抵挡的魅力,自从上次的案件之后我们虽然作为朋友住在一起,但从末考虑过结婚这件事,我也不想改变对她固有的看法。如果真的有一天结婚,也不会将葛瑞斯做为对象,她只是我的助手而已,而Mosely则建议我多多学习一下烹调之道或是照顾小孩,不要太大男人主义了。

我和Mosely结束了谈话,他说要去忙自已的事情去了,我来到走廊上从对面的桌子上拿起了方才Baza留下的酒杯,从一侧下楼梯由大厅来到户外广场上。

第一天 时间:2pm-4pm

主角:Gabriel Knight

当我来到广场的时候,看到有一人骑着摩托车经过这里,于是我也想到租辆麾托代步,在街道的对面有间摩托车出租店,进入院子与老板谈话,得知他们的摩托都被旅行团预定了,只剩下一辆破烂不堪的小车和垃圾差不多,看来我只有冒充旅行团里的成员才可以拿到摩托车了,要不有什么人退订我才能租到象样一点的。

回到广场往右来到博物馆,在外间的木箱里拾到那顶红帽子,然后来到教堂门口,往右边的小巷走来到墓地,那里有间办公室在窗台上有几盆花,在旁边还可以拿到一个浇花的喷壶。从教堂右边的小巷走到尽头,在那里找到一只黑色的小猫,我走上前正要抚摸它,却被它逃脱掉钻入左边门底的小洞中,由屋子里爬到了围墙上,我跟过去将身上的胶带粘到小洞上,然后走到墙边掏出用喷壶将那只黑猫赶下来,当猫再次钻入门底的洞里,我过去将胶带取下来从上面摘到了一缕黑色猫毛。

返回到旅馆大厅,在左边的壁画下的桌子上调查一下盘子可拿到糖块。上二楼敲响了Mosely的房门,进去向他问题有关护照的事,得知他随时将它放在裤兜里。出去来到27号房门口的走廊,在那幅街景的壁画下桌子上放下那块糖,然后返回到楼下大厅,等接待员Jean离开,走到吧台左边的电话按铃上按一下23号码,然后迅速从另一边的楼梯上楼,在走廊上移动视角等Mosely走出33号房,从后面跟着他,当他去拿壁画下面桌上的糖果时,点击他的背后裤兜偷取他的护照夹,然后再快速往回潜入他的房间从衣架上取下一件黄色外套,返回到我自已的房间开始易容打扮了,首先打开物品栏选取墨汁笔,再打开Mosely的护照再画上两笔胡子,我试图给他多画些头发但无济于事,还好我有顶红色的帽子,再将果汁糖和黑色猫毛组合到一起做成假胡子,最后将红帽子、假胡子和黄色外套组合到一起,做成了一套易容装束。

离开旅馆来到摩托车租借店,先换上那套易容装束再与老板交谈,终于得到了一辆大麾托车的钥匙,并得到了一只双筒望远镜和一把铁锹,为了避免Mostly变得歇斯底里,我先返回到旅馆将外套和护照还给了他,然后来到摩托车店,在摩托上使用钥匙会看到一幅大地图,选取左上方的Chateau de Blanchefort,在路边停下后Wilkes会骑着摩托车从马路上过来,跟随着他(点取他会出现跟踪的指令)停在L`Ermitage的地方,我下了摩托车用笔记本记下了那辆摩托的车牌号FEDO39A,然后上山与正在操作电脑的Wilkes交谈,他对村庄附近埋有宝藏的事作了一番分析,以前曾有大批的纳粹党涌进村庄寻找传说中的圣杯,既然希特勒会相信这神秘的传说,现在相信它的人也不在少数。下山后骑上摩托车返回到Chateau de Blanchefort,等Madeline驾驶一辆客车驶过来同样跟着她来到Coume Sourde,由那条山路往前走过去与Madeline小姐交谈,然后返回去乘摩托车返回到Chateau de Blanchefort,左边山壁上有两条斜坡,走右边的那条上山,前方是个岔路,走左边的那条可直接到达山顶,这里就是古时的Blanchefort城堡,现在已是一片荒凉的废墟了。站到山边的圆台上使用望远镜朝山下面望过去,移动镜筒直到ZOOM 50X的字样亮起来,用鼠标点击它放大画面,可以看到镜筒里就是方才去过的Coume-sourde,可以看到Madeline在那片空地上来回走动,好象在测量着什么。然后退出放大状态将镜头往右上移,放大观察雷恩堡,看到Buchelli也在用望远镜朝这边望过来,我收起望远镜下了山,乘坐摩托车来到了库易兹(Couiza)火车站。

在火车站的广场上与出租车司机交谈,他认出我是昨晚头上有个肿包的旅客,是他将我送到雷恩堡的。当我问起昨晚的情形时,他想起有两个人在我之前离开车站,至于详情却支支吾吾地不肯继续说下去。我从钱夹里掏出两张钞票给他,他说昨晚有辆车等在这里,那是非常豪华的黑色私人大轿车,司机的穿着很是体面,在这里大致停了有一个多小时,后来两个男人走出车站上了轿车离开这里,他们去的方向也是雷恩堡。

进入候车室与售票员Bonjour交谈,问她昨晚有没有来自意大利那不勒斯市的旅客下车,得知昨晚并没有来自那不勒斯市的列车。我走到售票处的左边看了一下列车时刻表,推测Buchelli是在说谎,要么他不是乘火车来的,要么不是来自那不勒斯市。

第一天 时间:4pm-6pm

主角:Gabriel Knight

我乘上摩托车离开火车站来到了L’HOMME MORT,停下摩托后可在旁边看到那辆垃圾一样的小摩托车,从左边的小路走过去看到Mosely正在那里观察着什么,我过去与他交谈,他却说自已只是随便看看风景,我想他一定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我返回到停车的地方,掏出笔记本将Mosely摩托车的号码ASD257K记了下来。我接着骑上摩托车来到Coume Sourde,沿旁边的小径走到空地与Madeline小姐交谈,旁敲她是不是在寻找传说中的宝 藏,然后出来乘摩托来到Chateau de Blanchefort,在山下看到两辆小摩托车,其中一辆是Wilks的。走到山顶看到Baza正在那里盘膝而坐看风景,交谈后站到崖边掏出望远镜朝远处观察,看到远处空地的Mosely正和Madeline争执着什么,让我心里感到很是好奇。

收起望远镜回到山下,用笔记本将Baza有摩托车牌号HLK841J记录下来。从山下由左边的斜坡上山,再次看到Wilks在这里操作电脑和机械,在这里探测和挖掘宝藏,交谈中得知这里的地名叫“Roque Negre”,意思是“黑色的岩石”。

返回山下骑车往上走来到Larry Chester的屋前,那里还停放着一辆蓝色的轿车,上前敲门后一个中年男子开门探出头来,我想他大概就是在雷恩堡教堂中学者Arnaud提到的那个人,致力于研究一些关于本地教堂历史的学者Larry Chester。在向他说了一番美誉之辞后,我被他客气地让进屋内,落座后我向他问题有关圣杯和教堂的联系,他讲述在古时有九个穿着白斗篷配戴红十字的骑士前往耶路撒冷寻找圣杯,在那里整整找了几年,于1128年返回到欧洲开始大量地征募人手,他们的财富和势力鼎盛一时,可以推测他们的财富是寻找那只圣杯的结果。Larry还提到正在撰写一本关于教堂历史的书,里面写着一些教堂被挖掘的过程,一些德国人将那里掘地三尺却一直不能找到宝藏的位置,后来君主还曾在附近建了一些要塞来保护它,菲利甫国王为了占领这里的土地和财富也将教堂划为邪教加以迫害。关于教堂的传说还提到既使那笔宝藏被人们发现,宝藏的主人还是有方法来保护它们,利用足够的时间将它转移到其它地方,比如爱尔兰,苏格兰等地历史悠久的教堂中。道别了Larry先生,我骑上麾托返回到雷恩堡。

第一天 时间:6pm-10pm

主角:Gabriel Knight

当我回到村中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来到旅馆外面看到一辆骄车边站着三个人,上前交谈得知那两个黑衣男人是James王子派来的助手,另一位女士则是我的老搭挡葛瑞丝。将他们领到我的房间里谈话,其中一人将酬金交给了我,并表达王子殿下的感激之意,我向他们讲述了这一天的调查结果,首先是那两名绑匪是从火车站下车的,由一辆私人骄车来到这个村里。再就是旅行团很可疑,他们全部是在昨晚抵达的,隐约感到与案件有些关联,Baza和Buchelli都是从巴黎的火车下来的,可Buchelli偏谎称来自那不勒斯,这其中定有缘故。

在两名助手离开后,我与葛瑞丝谈话,她推测那只圣杯很可能就在王子的手中,而绑匪抢走了小王子大概就是为了要勒索这只圣杯。而我则不以为然,认为这一切都和本地的寻宝热潮有关,劝她还是尽快完成她的电脑程式,不要将圣杯和什么吸血鬼联系在一起了。

离开房间下楼步出旅馆,看到那两名黑衣人朝教堂走过去,我跟踪他们来到教堂的墓地,点击大树边的坟墓选择隐藏指令,这时会看到两人走到办公室前将学者Arnaud叫了出来,将他制服后向他逼问小王子的下落,Arnaud对此矢口否认,说“主人”从来没有指使过这件事,既使真的做了也不会把小王子带到这个村子里,两人则不信他的话,要求他马上联系谈判,必须要在今晚解决这件事。

在那两人离开后,我发现旁边的小屋里突然亮起了灯光,里面的Arnaud正在拨打电话,他讲的是法语我不能完全听懂,于是悄悄地将小窗户打开,将身上的录音机放在窗台上录下了他的整个谈话过程。

返回到旅馆在吧台见到了夜班招待员Simone,向她打听了一下昨晚客人登记住宿的情况,并特别问了一下Buchelli的入住时间。进入餐厅偷听到Buchelli和Wilkes的谈话,Wilkes否认自已到这里是为了寻找财富,看来两人颇为投机,聊了不一会儿就并到一个桌子上共进晚餐了。与他们聊了几句后返回大厅离开了旅馆。

来到摩托车租借店,骑车来到Chateau de Blanchefort的公路旁,等那两名黑衣人乘车经过这里,选择跟踪指令,发现他们最终将车子开到了Larry Chester的屋前,我将车子停在了山下,从右边的山路走过去,见到岔路右转可找到Larry的屋子。我在屋后往右走藏身于第二棵树后,看到那两人在屋前下车,屋里的Larry马上迎了出来,他们以很奇特的方式握手,拇指相抵,小指交叉,掌侧相接,屈中指相握……这分明是一种很古怪的接头暗语,等他们进入小屋之后,我回到山下乘车返回到了雷恩堡。

在摩托车店的院子里我看到了Howard夫人和Estelle小姐驾驶的那辆挂斗摩托车,记下它的牌号FKS427G。来到旅馆餐厅Howard夫人、Estelle和Madeline小姐正围在一起聊天,我上前插了几句后离开这里,到二楼返回自已的房间,在里面看到葛瑞丝正和Mosely坐在沙发上交谈,葛瑞丝此时也就案情推论了一番,说绑架或许与当地的宝藏会有一些联系。我提起Madeline寻找宝藏的事,又说起方才跟踪王子助手发现的线索,在教堂墓地Arnaud所提到的“主人”不知是谁,接着两人又到山上去拜访学者Larry,打着一种奇特的手势暗语,我将过个手势学给Mosely看(屏幕这时会出现一个选单,按四、五、一、三、二的顺序选取就可以了),Mosely说这是互济教派的一种手势。大概是王子认为绑架案有政治背景,才派出互济教派的成员插手此事?如果真的这样,那Arnaud又是什么组织的,所提到的“主人”又会是何人,难道和罗马教廷有关?

在一番的讨论之后,我们三人都已感到饥肠漉漉了,便赶到楼下去吃晚餐……

第二天 时间:7am-10am

主角:Grace Nakimura

这回玩家又将扮演女主角葛瑞斯了,先在屋子里搜索一下,从桌子上的电脑旁边拾到指纹取模器,坐下来启动电脑Sidney程式,看了几封新邮件后,想起昨晚Gabriel要我搜索一下吸血鬼和圣杯的资料,首先选取“Search”项,然后输入“VAMPIRES”可搜索到两行提要,阅读第二篇文件。然后再搜索“Holy Grail”可找到另一篇文章。

退出电脑系统,走到衣柜边将右侧的壁柜铁门上的插栓拉出,用手柄将它打开。离开房间在门口拾到了一本书藉,正是那本《圣杯的秘密》。我打开书看到里面有一首诗句:“耶稣的手臂缚在十字架上,血液从血管中汩汩而出,象是一座优雅的喷泉。撒旦的手臂就缚在十字架上,血液汩汩而出,也象是一座不平静的喷泉。”读完之后我返回房间,将那张诗文放到了桌子上,希望Gabriel醒来时能够看到它。

下楼到大厅与接待员Jean交谈几句,然后到餐厅与导游小姐Madeline说话,称是Mosely的朋友,很愿意加入他们的旅行团,她居然要向我要三千法郎,而向Gabriel只要两千,真是太不讲道理了,在离开前她提醒我旅行团将在九点准时出发。

离开旅馆越过喷泉走到街道的尽头,在那里看到一座灰塔,看到那个写有Entree的路牌后往左边上阶梯推门进去,由里面盘旋的楼梯一直走到顶层,看到牧师Arnaud正在那里用望远镜观测着远方,与之交谈说自已是村里旅行团的游客,并建议他加入我们的旅行,他看来很是高兴并向我道谢。

返回到村里进入旅馆,上二楼叩响了33号Mosely的房门,提醒他旅行马上就开始了,然后回到楼下餐厅里,全体成员到齐了我随着大伙一起到村子附近的景点游览。第一站是一座古墓,Madeline向我们讲解这里古墓和油画的来历,这油画是当初Sauniere神父从巴黎罗浮宫临摹而来的三幅之一,与雷恩堡的财富秘密有一点关联。另一幅画有罗马教皇的画已经不知下落,第三幅则是一幅不太清晰的安东尼画像,画于1640年,作者Poussin可能了解一些宝藏的事情,他生长于附近村落中,一生处于反君主统治的环境之中。一些作家推猜从罗浮宫中临摹的这三幅画隐藏着宝藏的秘密,里面有着藏宝地点的信息。根据古墓上短语有“田园”的意思,它在十七世纪中的艺术或音乐中的也是一种流派,而写在古墓上或许隐谕“不死之天堂”,由于文字的残缺不全,谁也不知下半句的意思,或许这句话的真正意思只有作者知道,还有就是那个暴富的Sauniere神父知道答案。

在Madeline小姐的解说之后,队员们开始自由活动,我们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到处走动。这时我发现Baza一直坐在最后面的石头上,用树棍俯身在地上写划着什么,看过去好象是“SUM”三个字母,我连忙掏出将笔迹描绘了下来。

接着我们在Madeline的带领下来到了下一站Roque Blanc,这个山丘又名“白石”,这里是Blanchefort废墟的顶端,Blanchefort曾是这里晋绅中很有名望的家族,他们的名字都被写入了大教堂的历史记载中,也卷入雷恩堡中的一些神秘猜想之中。这片废墟始建于1132-1180年,修盖得非常华丽的神庙曾是山谷中非常醒目的景观……在听完讲解之后,我们又可以自由活动了,我轻轻地踱到Howard夫人和Estelle小姐的身后,偷听到了她们的谈话。她们正拿到一张残破的纸讨论什么“水中的足迹”、“废墟的窗户”、“红色的毒蛇”,不过由于Madeline走过来插话使她们停止了谈论,并趁机将话题岔开。

在众人散去后我走过去与Madeline攀谈起来,向她请教有关“Le Serpent Rouge”的问题,得知这是一本谜语小册子,在法国的国家图书馆中或许可找到真本,根据法国法律任何的出版物都会有图书馆保存一份,不过就在那本书被图书馆收藏不久,写书的那个作者就神秘地死掉了。走过去与Mosely谈话,向他套问有关Gabriel对我的看法,谁知他只顾对那家伙赞不绝口。当我和他讨论对于宝藏的看法时,这家伙又邀我共尽晚餐来探讨这个问题。接着我又走到一旁与坐在地上的Baza问了那本谜语书的下落,然后返回来再与Mosely闲聊着,心里暗自想着Gabriel是不是也该醒来了……

第二天 时间:10am-12pm

主角:Gabriel Knight

当我醒来时葛瑞斯已不在屋里,在小桌上找到一张写着诗句的纸笺收起它,走到电脑旁拿起一个指纹取模器,然后离开了25号房,在门外走廊里遇到了前来清扫房间的女服务员Roxanne,交谈之后她开始进入我的房间整理,这时我心里忽然有个念头,可以趁房客们外出游览的时间到各个房间里调查一下,不过要想个潜入房间的妥善方法才行。

服务员在整理完我的房间后,开始收拾27号Baza的房间,她换下被单后回来将小车推开取出一瓶清洁剂,房门是半掩的,这时我选取偷窥指令,趁服务员进入浴室清理的时候走进去,打开墙上那个餐具升降机的小门插栓,然后在服务员出来前快速离开。29号房是Madeline的房间,里面没有餐具升降机,等服务员进入浴室后迅速打开对面的大门躲到阳台上,等服务员出去后从里面打开房间大门上的锁回到走廊,这时房间没有反锁可以自由出入了。

下一个31号是Howard夫人的房间,同样躲到阳台上去,等服务员离开再打开房门的锁返回到走廊上。接下来清理第21号Buchelli的房间,趁机将墙上的餐具升降机小门插栓拉开,最后是Wilkes的23号房间也同样操作。在潜入这五个房间的过程中如果不慎被服务员发现,会被赶出房间,被发现两次她会一直用小推车挡住门口,想潜入其它的房间就不容易了,唯一的办法是从25号房的阳台潜入Howard夫人的房间。

在将五个房间全部作了手脚之后,等服务员下楼后推门进入29号房Madeline的房间,我搜索了一下床铺,在床底下找到一只箱子,里面居然有一把手枪,看来这位Madeline导游小姐还真是一位危险人物。下一步操作是采取指模,具体方法是在装备栏中选指模取模器,然后在手枪上使用,这时屏幕会出现一个新的操作界面,先拾起工具箱里的毛刷在墨粉盒里沾一下,然后再用毛刷去抹那支手枪,三四遍后会在手枪上现出一个指纹来,再从工具箱中取下一块胶纸将枪上的指纹采下来放到左边收藏袋上,采指纹的操作也就完成了,以后的采指纹方法也与此类同。在完成操作后我将箱子盖好重新放到床下,打开旁边的柜子的抽屉从里面可找到一张地图,拿到它后离开了这个房间进入到旁边的31号房,这是Howard夫人的房间,我走进浴室在水池边上找到一管润滑膏,收起它后再在旁边的小镜子上采下Howard夫人的指纹,然后回到房间搜索一下床铺,在床下找到一个文件夹,从里面拿到了两页羊皮纸后离开这里。

其它的三个房间的门都被锁住了,要利用餐具的升降机才能潜进去。于是我来到了楼下大厅与接待员Jean交谈,得知厨房的人都已经回家了,没有人来为我做早餐。与他再次发生谈话告诉我饥肠难耐,提议自已进厨房去弄顿早餐,Jean很客气地答应了。从餐厅进入后面的厨房,在墙上可找到两个餐具升降机通道,左边的通向25号和27号房间,打开小门先用左边的开关降下平台,这时就可以钻进去了,拉动绳子升上去进入27号Baza的房间,在左边的床枕下可找到一些旧衣服,旁边的小桌上有一个耶稣画像,可惜采不下指模。由升降机返回到厨房,同样进入右边的通道上到二层,左边是Wilkes的房间,在桌子上找到一封信件读了一下,然后返回到升降梯进入右边Buchelli的房间,在床头的手提箱上可取到Buchelli的指模,走到墙边打开第一个抽屉,里面有一些衣物,左边的裤子上可找到一张没有用过的火车票。

完成搜索后回到厨房,离开旅馆朝教堂方向走过去,来到教堂旁边的墓地观察Arnaud牧师的办公室窗户是可以推上去的,只能打开很小的缝隙,我将从Howard夫人房间浴室找到的润滑膏抹在窗户上面,可将窗户推到一半的位置,这样我就可以爬进去了。在房间搜索一下,打开办公桌的抽屉在里面找到一本杂志,翻弄机下在旁边还找到了一个烟盒,在上面取到了Arnaud的指模。

返回到旅馆自已的房间,打开葛瑞斯的电脑启动Sidney程式,先取ADD DATA一项,分别将身上地图、两页羊皮纸和Arnaud、Buchelli、Madeline和Howard四人的指模扫描进去。操作完毕后返回到29号房将地图放回抽屉,再到31号房将那两页羊皮纸放回夹子扔到床下。一切安排妥当后下楼来到大厅,与Jean交谈后那名能干的女服务员Roxanne开始为我做一个大三明治,看来一个单身男人到处都离不开女人的关怀和照顾。

第二天 时间:12pm-2pm

主角:Grace Nakimura

我们旅行的下一站是到一座葡萄园参观,Baza由于身体有点不适留在车上休息,我劝他回村里休息他还是坚持呆在车上。我和游客一起下车听Madeline讲解这里的来历,之后大家都进入别墅中去品尝自酿的葡萄酒去了,而我则在外面到四处看看风景。

从别墅右边的石拱门走过去,我忽然听到一阵婴儿的哭声,让我感到很是意外,决定潜入别墅内部调查一下。继续往前走是一个死胡同,地窑的木门被紧紧地锁住,我调查一下右边的墙壁,从红瓦的小屋顶爬上右边石墙,由此可攀到别墅墙上的藤蔓一直跳到顶层的屋里。

在屋子里打开大衣柜,看到衣服上有个奇怪的符号,用身上的素描本把它临摹下来,在另一边的角落里有一只大木箱,当我打开它时居然看到了一只小孩子的脚,心里一惊手中的箱盖脱手落下,砰地一声惊动了楼下的人,听到脚步声连忙躲到了大衣柜里,当那人走到大衣柜边时恰好有人在楼下喊montreaux的名字,当他走到窗边对话后离开,我走出大衣柜从螺旋状的楼梯来到下层房间,这里显然是个办公屋,四壁堆满了各样的书藉,在墙上还有一幅画像。先调查一下桌子,在抽屉里找到一本书藉翻看一会儿用取模器采下montreaux的指纹,然后把它放回到原处。将椅子推到一边,站到椅子上仔细地观察墙上的画像,发现那个人像的眼睛里有圣杯和一个人的影像,我不知其中是什么寓意。下了椅子再次调查桌子,在左下找到一个隐蔽的按钮,按动它后墙上的五尊神像射出五道红色光线,分别扭动它们的头部,光线交叉形成一个五角形,这时屋子中央的地面上会移出一个螺旋的楼梯,走下去是一个地窑,里面有许多道门,找到一道没有上锁的门走进去是葡萄酒酿造车间,一个柱着手杖的老太婆正在台阶上操作设备,我走上前与她交谈,没想到她一边说着听不懂的法语,一边抓住我的手臂试图将我推到鲜红的酒池里去,我心中大骇拚命地挣脱了她,在她可怕的笑声中逃出了这座别墅。

我喘息稍定,走到广场与等候的Mosely谈话,这时Madeline小姐从屋里走了出来,看来她喝了不少的酒,醉步摇晃地回到她的客车中去了。不久我们前往下一个景点“魔鬼的石椅”,大家结队在树林中游览着,一边还讨论着《圣杯的秘密》那本书中关于石椅的说明,然而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在树林中那个巨大石椅上我们看到了两具尸体,让Howard夫人当即昏倒在了地上,我认出他们正是James王子殿下派来的两名助手,他们脖颈上各有一道利落的刀痕……

第二天 时间:2pm-5pm

主角:Gabriel Knight

当我正要出去时,葛瑞斯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说James王子派来的两名助手已在魔鬼的石椅被人谋杀,我询问当时游客的反应,葛瑞斯说那位Howard夫人居然夸张地昏了过去,有着过多的表演痕迹。我离开房间来到楼下,到大厅的电话亭听到Buchelli正在里面打电话,他说的是满嘴的意大利语,我掏出身上的录音机记录下整个谈话内容。然后到吧台与接待员Jean谈话,我们讨论一会儿关于石椅发生那桩谋杀案,然后到一旁看到打完电话的Buchelli和独酌的Wilkes对饮起来,我注意到他的用的酒杯是不同的,Wilkes用的是绿色圆形的杯子,而Buchelli用的是灰色方形的杯子。

接着我离开酒馆,往左来到村边的高塔上,见那名牧师Arnaud还在用望远镜观测着什么,我并不认为总站在这里是为了看风景。我走上前与他交谈,讨论在旅游景点发生的谋杀案,当我问到他是否见过这两名死者,他坚持地否认,我知道他在说谎但没有当面揭穿他,当然精明的他感觉到有点事情不妙,很快地结束了我们的谈话。返回到旅馆25号房间,看到葛瑞斯正坐在沙发上看那本《圣杯的秘密》,看她神情贯注样子我没有去打扰她。

回到村里到摩托车店骑上摩托赶到案发地点“魔鬼的石椅”,将车停到马路边来到对面上山坡,当我到达石椅时看到Mosely也在这里,我的到来着实让他吓了一跳,讨论起这桩谋杀案我认为牧师曾被这两人殴打过,有谋杀的嫌疑,Mosely说他在村庄中他没有任何的交通工具,显然不可能在游客赶到这里之前,偷偷地乘车到这里将两人杀掉,并且他的体格并不强壮,不可能同时干掉这两个凶悍的家伙。在和Mosely询问了一下发现尸体时游客们的反应后,我开始观察石椅上的两具尸体,奇怪的是他们脖颈被利器划开,而身上衣着却非常地洁净没有半点的血污。我走到旁边的空地上找到了一滩血迹,在旁边还有一些细小的坑痕,我蹲下去探看那些痕迹脑中忽然一闪,现出一幅月夜杀人的场面,虽然只是零碎的片段,可以肯定死者是被迫跪在这个位置的,很有可能杀手是在这里放掉两死者的血液,可是他拿血液来做什么呢?再次思考地上的痕迹,这次脑海中清楚地浮现出死者是如何被压跪在地上,一个穿黑袍的人用尖锐的手指杀死了死者。

调查完现场我和Mosely正要离开下山,在途中遇到Madeline小姐走过来,斥问我们为什么一直呆在案发现场,又问我两名死者的名字,我推说对他们一无所知。当我们回到山下的时候警车已经赶到了,我载着Mosely一起返回到了村里。

在Mosely返回到旅馆后,我又骑上摩托返回到石椅景点单独调查,在山下看到两辆警车,看来已不能再去调查案发现场了。在公路对面的地上可看到有两道车辙,沿着车辙往里面走找到一辆汽车,正是那两名死者的车,我走过去用笔记本将地上的车辙的形状描摹下来,我骑上车来到Larry的屋子门口,在地上找到两道车辙,将它们和描摹的车辙比较一下,确定是那两人的车印。走到屋前敲响Larry的屋门,向他说起两名王子助手被杀的案件,Larry开始掩饰认识他们,我毫不客气地拆穿了他的谎话,那两个人在昨晚曾经到这里拜访过他,并将看到的手势学给他看,问他是不是互济教派的成员,表明我确实要帮助王子殿下,想知道那?人赶到此地的真正目的。Larry知道这一切后很是生气,站起来将我赶了出来。我溜到窗户边看到他在屋里打了一会儿电话,然后将桌上的闹钟调整了一下。当Larry开门离去后,我想知道桌上闹钟被调整的时间,走到窗前在玻璃上找到一个破碎的孔洞,将身上的衣架掏出来将它拉直,衣架从孔洞中伸到桌子上转过闹钟,看到它被定时为凌晨二点钟。

乘车返回到村子里,当我进入旅馆时看到Baza和Estelle撞个正着,Baza所拿的资料散落一地,Estelle上前去拾,Baza的神情显得很是紧张。当Estelle离开旅馆后我跟了出去,看到她租了辆摩托离开了村子,我连忙也骑上摩托跟踪了过去,发现她将车停到了一个全新的场景,由山坡走上去看到Estelle正在一块褐色石头上研究着一张图纸,我走上前与她打个召呼,问她和Howard夫人的情况,得知Howard夫人家族显赫,她在年轻的时候就已名声在外,不过那已是很久前的事了。当我邀她一起寻找宝藏时她很敏感地婉言拒绝,我于是返回到山下乘摩托回到村里。

来到旅馆大厅电话亭,掏出王子殿下的名片打电话给他,将派来的两名助手离奇死掉的事告诉他,在死者的现场有两滩规则的血迹,好象是进行某种奇特仪式的样子。当王子说起派两人来到这里的初衷时,他的声音很是沮丧,恳求我找到失踪的小王子,儿子的生命对他而言意味着一切,只是对那两个黑衣人的使命还是有所隐瞒。出了电话亭来到吧台与Jean对话,请他在明早凌晨二点的时候叫醒我,以便我调查Larry的行动。

来到楼上25号房间,葛瑞斯已看完了《圣杯的秘密》,向Mosely讲述有关互济教派、教堂和一个叫锡安教派组织之间的联系,村里教堂的奠基人曾是苏格兰互济教派的人,他们为了逃避宗教迫害而隐姓埋名生活在这里,一些神秘的知识也被这个教派的人遗传了下来。圣杯推断是个象杯子一样的器皿,曾装盛过耶稣的血液,在这本书中说圣杯中寓言了一个深奥的秘密,一个在中世纪就在民间流传的秘密,那就是耶稣将会重生,圣杯如同圣母的子宫,有圣族血统的人将会在圣杯中得到耶稣的灵魂。对于这个观点,很多的宗教对此深信不疑。法国的梅罗文加王朝有耶稣的血统,他们的后代遭受了罗马教皇的迫害杀戮,但还是有少数人幸存下来,于是很多的异教徒纷纷拥向法国的朗格多克,建起很多的神庙和教堂期待耶稣的重生,而罗马人则拚命地隐藏关于耶稣血缘的秘密。互济教派和安锡教派都致力于寻找有耶稣血液的人,一些教徒挖掘了所罗门神庙寻找一本耶稣的血缘宗谱,因为他是大卫皇族的人,如果有子孙的话会在神庙中留有记录。

在交谈中葛瑞斯还提到安锡教派是从互济教派分离出来的,我猜测如果王子派来的那两人是互济教派的人,那么牧师会不会是锡安教派的人?两派宗旨一样却互相拆台,看来他们的关系并非友好。这时葛瑞斯提到在葡萄酒厂遇到的那个叫Montreaux的男人,怀疑他是属于锡安教派的人。

书中的作者还推断村中曾暴富的Sauniere神父曾找到过教堂里的东西,但那不是黄金珍宝,而是两个教派在所罗门神庙中寻找了多年的耶稣宗谱,他可能将它卖给了天主教堂,也可能卖给了锡安教派,从而得到了大量的财富。书中还列出许多欧洲现今很多的名门望族都是梅罗文加王朝的后裔,包括法国的哈布斯保王族、英国的辛克莱家族,苏格兰的斯提沃家族等。听到这里我猜测James王子属于有耶稣血统的人,所以他的亲子才会被这些教派成员绑架到这里。

在结束讨论之后Mosely离开了房间,我从他留在桌子上的汽水瓶上取下了指纹,不过作为朋友我也不愿将他列为嫌疑犯,走到桌边将指纹放到桌子上,让心领神会的葛瑞斯帮我将资料录入电脑系统。离开房间走到楼下,在小桌上找到那两只酒杯,分别采到了上面的指纹。回到楼上看到葛瑞斯还在看书,只有亲自往电脑里扫描指纹了。来到桌边启动电脑的Sidney程式,选取ADD DATA指令,将Wilkes指纹输入电脑,然后再将牧师Arnaud和Buchelli的两段录音磁带扫描进去,然后选择“翻译选项”(Translate),再选“打开”(OPEN)-“文件列表”(FILE LIST),将Arnaud的录音从法语翻为英语,再将Buchelli的录音从意大利语翻为英语。

从Arnaud的录音中他急迫地要与首领谈话,向上面报告了两名互济教派人拜访的事情,怀疑此事是王子的英国私敌所为。而Buchelli的电话则是描述那两个黑衣人谋杀案件,活象是记者在现场采访报道。

接着选择电脑的最后一项“嫌疑犯”(SUSPECTS),在“嫌疑犯名单”(SUSPECT LIST)中选John Wilkes的名字,然后再在文件列表中选取WILK——PRNT的档案名,在“联结”(Links)中选取LINK TO SUPECT,这样他的档案上就贴上指纹图象了。

下一步我要去拜访一下那位葡萄园神密的男人Montreaux,不过要妥善地假造一个身份才行,在电脑主菜单中选择MAKE ID,职业项中选择记者(Reporter),在 下面的身份中选择纽约时报记者“N.Y. TIMES”,再选取打印证件就可拿到一张记者证了。

离开旅馆骑车来到葡萄园,敲开大门后我表明身份并将记者证交给开门人,不久Montre aux从里面走了出来,将我邀到自家的酒吧去尝酒,他说起昨晚附近发生了命案,治安官叫他们早些关门闭户,我的到来让他感到有些意外。聊起他的身世虽然生长于巴黎,但这里是他们家族祖传的产业,几年前他和妻子迁到这里居住,很喜欢这里的环境和空气,他的膝下还有个十二岁的长子和一个可爱的女儿。接着我向他请教了一些园艺技术,他很健谈,滔滔不绝地向我讲解从父亲那里学到的葡萄嫁接技术。而当我问起有关圣杯的故事时,他却说没有人能懂圣杯的真正意义,或许里面有炼金术士所追寻的长生不老药的秘密,对此他不愿再深谈下去。这时他接到一个电话,说要给儿子上下午课便转身离开了,我也回到院里骑摩托车返回到村子里。

在旅馆的房间里与葛瑞斯和Mosely发生谈话,将拜访Montreaux的经过向他们学了一遍,特别引人注意的是他将圣杯的秘密与炼金术联系在了一起。葛瑞斯决定晚上再到博物馆和教堂去探访一下,她从那本书中确实得到了不少的启示,而我则和Mosely一起下楼吃晚饭去了。

第二天 时间:5pm-10pm

主角:Grace Nakimura

我走出房间到走廊31号房间外看到地上有个杯盘,从上面拾起一只杯子,在门上使用杯子偷听里面的谈话,得知Howard夫人和Estelle小姐正准备去吃晚餐。下楼到吧台与晚班接待员Simone交谈,她建议我去博物馆去看看。

进入餐厅听到Gabriel正和Mosely聊天,言语中有对我的一些观感,说话的时候Madeline凑了过去,她的态度对Gabriel过于亲昵并邀他一起过夜,而Gabriel则很快地答应了他,或许我在他的心中一直是个助手或室友的位置吧。

离开旅馆与坐在长椅上的Baza谈话,他暗示我去另外找线索。来到博物馆门口,在关闭的大门上找到了一个信封,里面是一份文件的拷贝,题目叫 “毒蛇胭脂”(Le Serpent Rouge),在物品栏中阅读一遍这份文件,看完第一段后思索片刻,不知文中the path of RA是什么,有必要回旅馆用电脑查一下,第二段中提到的parchments也是个疑点。看完文件后用指纹取模器在信封的右上角采到一个末知身份的指纹。

来到教堂大厅,在桌子上拾到一本英文版本的小册子,阅读一下得知教堂中原本有四座神像,它们有各自的名字,不过目前已不知下落了。到教堂的一侧敲开了牧师的办公室大门,进去后与牧师谈话,得知很多人都认为那四座雕像与传说中的宝藏有关。我们又谈到日出线和宝藏的话题,牧师对教堂中有宝藏的秘密深信不疑。

告别的牧师来到教堂门口处的“邪恶四天使”画像前,先点击最低天使选择Trace指令会出现一个红点,点击右边天使选Trace,会有一条红线画到肩头,上边天使画到头部,左边天使画到肩部,再次点击最下边的天使红线形成一个四边形。

离开教堂返回到旅馆25号房间,打开电脑启动SIDNEY程式,具体的分析操作如下:先选择ADD DATA,将在葡萄园找到的Montreaux指纹、信封上的指纹和长袍上的 神密符号都输入进去,选择ANALYZE,再选OPEN FILE,选SERR_SYMB,选右下角的START ANALYSIS项,系统会提示联不到数据库上。退回到主菜单,再选择SUSPECTS,再打开SUSPPECT LIST项选择EXCELSIDR MONTREAUXM,将他的指纹资料联结到档案上。然后打开那个信封上的指印文档LSR_PRNT,用LINKS中的MATCH ANALYSIS指令与Montreaux指纹相比较,结果在当前的数据库中没有找到相同的指纹。

接下来分析有关“毒蛇胭脂”(Le Serpent Rouge)中宝瓶星座的谜题,返回到系统主菜单,选择ANALYZE,然后打开从Madeline小姐房间找到的那张地图档案,在屏幕右下角选择START ANALYSIS,结果在电脑中找到一张放大的地图,在MAP项中选择ENTER POINTS,点击右边全地图可移动左边放大地图的位置,在左边地图分别选择Chateau de Blanchefort和村庄教堂的位置(法语Rennes-ie-Chateau),然后再选屏右下的START ANALYSIS指令,结果两点成功地连成了一条子午线。

然后在这一屏再打开那两张羊皮纸文件,打开第一张选START ANALYSIS,结果电脑报告说找到了隐藏的几何图形和文字,然后在TEXT项选法语,电脑显示出一屏信息,在GRAPHIC选观看图象,在羊皮纸上发现三角形的图案。完成后再打开第二张羊皮纸,在TEXT项中选ANALYZE TEXT,语言选单选法语,葛瑞斯的物品栏里会多出这段法文的文档,在GRAPHIC一栏中选ROTATE SHAPE,结果在羊皮纸上找到了一个方向符号,大致指示四座神像的位置,再选VIEW GEOMETRY,这样会在羊皮纸上发现方形和圆形的图案。

在OPEN中打开原先那张大地图,在MAP中选ENTER POINTS,在左边地图上分别找到四个地理坐标点:Rennes-le-Chateau,St. Justet le Bezu,Bugarach和Coustassa。将四个坐标点选好后,点取START ANALYSIS,电脑出现提示后再在GRAPHIC菜单下选USE SHAPE项,在选单中会出现三角,圆形和方形三种图案,选圆形图案,这时在地图的中央会出现一个圆圈,点取圆圈边缘将它拉大,让圆周经过方才选取的四个坐标点,这时葛瑞斯发现圆圈的中心位于L’Ermitage的位置。

离开电脑来到一楼大厅,看到Gabriel、Mosely和Madeline三人正商量着出去吃饭,可恶的Gabriel还假意地问我去不去,有Madeline在场我当然回绝了。大厅里剩下Buchelli在喝酒,当重新进入大厅时会发现Baza开始在桌边喝水,注意他手中的杯子又有所不同。

返回到楼上25号房间,再次启动SIDNEY系统,选择SEARCH,填入关键字“QUATERNITY” ,“ST MICHAEL”,“PYTHAGORAS”共三组,分别点击找到的链接,仔细地阅读屏幕上的文字。当搜索毕达格拉斯“PYTHAGORAS”时在资料下方可看到一个有星形和方形的图案。于是我退回到主菜单选取ANALYZE,在GRAPHIC栏中选加入图形,这回选择方形,使正方形的四边与里面圆圈边缘相切。然后在MAP上选取ENTER POINTS,在左边地图的葡萄园(Ch,de Serres)位置标上新的一点,然后将子午线和圆形交叉处标记成新的一点,点取START ANALYSIS让电脑分析,结果地图上出现一条新的直线,旋转那个正方形,使其一边与这条新的直线重合(鼠标移到正方形线条上会有旋转的箭头),这时金牛星座的谜题也解开了。

又是休息的时间了,我走到房间来到楼下大厅看到Howard夫人和Estelle小姐正邀请Buchelli和Baza去打桥牌,我走到桌子边找到Baza曾使用过的水杯,可惜没有找到任何的指纹。

返回到楼上继续我的电脑分析,重新阅读一下 “毒蛇胭脂”(Le Serpent Rouge)文件中关于双子星座的信息,还有那本教堂的小册子提到地面的瓷砖表示一种二元性的哲学观点。打开电脑搜索关键字“ASMODEUS”、“CHESSBOARD”和“DUALITY”,阅读屏幕上的文字提示,得知二元性的符号形状。返回到主菜单,选择ANALYZE,打开MAP选择DRAW GRID项,之后再选FILL SHAPE,将地图栅格设定为8X8大小,这样就在四方形的区域内形成了一个有64个方格的国际象棋棋盘。正当我操作电脑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开门一看原来是醉态微醺的Wilkes,他邀请我去共进晚餐,我当然不愿与个醉鬼有太多的交往,不过听他说即将成为一个有钱人,或许他已找到了一些有关宝藏的线索,便同意和他一起出去。

晚饭后我来到了Wilkes的房间,在桌子上找到了一份本地区的卫星探测地图,在这个地图上我看到在村子的地下有个巨大的洞穴,这时Wilkes开始挑逗我,没想到我轻易两下就把他摔翻在地。推门出去遇到归来的Gabriel,他看起来也有点喝醉了。

第三天 时间:2am

主角:Gabriel Knight

在凌晨二点的时候我准时起床,悄悄地走下楼去见接待员已伏在案上睡着了,离开旅馆到摩托店骑上摩托来到Blanchefort,由山腰往右边绕到Larry的小屋后,走到旁边的窗前窥视屋里的动静,看到Larry拿起一把铁锹出屋往屋外的小径走过去,我尾随着他来到一片空地,发现他正在地上挖掘好象是在埋藏什么东西,完成后他由来路返回到屋里去,而我则来到那片空地调查,在他埋东西的地方挖出个包裹里面装有一本书册,是Larry所著的《最大的血统秘密》(Most Holy and Sacred Bloodline),从书上可采到Larry的指纹。当我来到山下的时候恰好看到了一辆黑色的私人大轿车,难道就是绑匪离开火车站时乘坐的车辆?

骑摩托来到旁边的L’Homme Mort,来到Madeline和Mosely曾侦测过的那片空地,发现Mosely正在那里挖掘一个大坑,我的到来让他吃惊不小将手中的铁锹都给扔掉了,他支吾地解释说正在验证有关宝藏的推断,可惜位置还是选错了。我接着问他和葛瑞斯昨晚在做什么,Mosely说他们一直在讨论我对葛瑞斯的看法,其实这又有什么好讨论的,她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个可爱的女孩,亦或是一位公主。

乘摩托返回到村子的旅馆,此时我全身疲累至极,心想定要睡一个香甜好觉,没想到迎接我的是却是一场可怕的梦魇。我看到一匹生有独角的白马在山林中疾奔,三名神秘的黑衣教徒将白马猎去残忍地杀掉,喝下热血的教徒身上起着一系列的变化,额头生出尖利的长角面目狞狰地仰天长啸。我突然在沙发上惊醒,看到那名黑衣教徒破窗而入,飘忽地走到葛瑞斯的床边想要侵犯睡梦中的她,我想吼叫却喉头干涸发不出声音,想下沙发却又四肢无力,当我滚下沙发后那黑衣人倏忽不见,走到窗前见窗户一直紧关着,我来到床上望着睡梦中的葛瑞斯,感觉到要失去她时心里是如何的痛苦,今晚就这样守护着她好了,将我胸前的那个避邪护身符放到了她的胸口上……

第三天 时间:7am-10am

主角:Grace Nakimura

清晨起床我看到Gabriel在床上睡得正香没有去打扰他,下面决定要解开那三幅油画的谜题,可那油画或是残破或是丢失,到哪里才能找到呢?我先走到桌边观看了一下Gabriel凌晨找来的Larry所写的《最大的血统秘密》,然后拾起桌上的摩托车钥匙。

出门来到33号Mosely的房门前,先用水杯听一下门里的动静,听Mosely的鼾声正响一定在熟睡中,用昨晚得到的Mosely钥匙打开房门潜进去,先在床铺和大衣柜上找一下没有什么发现,然后推开地上的一堆衣物找到了一只电子定位器。离开旅馆往右来到博物馆,进到外间在架子顶层找到一些明信片是介绍本地风光的,在里面可找到有三幅油画的明信片,拿到后将钱放到上面的箱子中。三幅油画的名字分别是“Les Bergeres d’Arcadie”、“The Temptation of St. Anthony”、“St. Anthony and St. Paul”。

到里间与Girard夫人谈论一会儿信封的事,离开博物馆来到摩托车租借店,在Howard夫人的摩托车后座拾到一个双筒望远镜,然后骑上Gabriel的摩托车L’Ermitage,上山坡来到山洞里找到一张纸片,上面写着“大法老的后裔在哪里,有智识者最终可以得到答案”。出了洞口掏出定位仪,寻找电脑的地图上圆圈中心的位置,它的地点就在洞口附近,找到后用脚在地上划上十字,然后用铁锹挖掘这里却一无所获,想必埋藏宝物的地点另有其处。再观察洞口附近的景色与油画中的大致相似,掏出“St. Anthony and St. Paul”那张明信片,与洞口的那块大石相比较,发现画中的人物手掌指向东北的方向。

骑车返回到村庄,到旅馆回到25号房间打开电脑,首先将博物馆的三张明信片扫描进系统,想起在山洞中找到的那张纸片,搜索一下“SOLOMON”这个词,阅读屏幕上的文字知道有关所罗门神庙的一些信息,互济教派将它继承下来溶入了自已的教义和哲学思想,将文章往下拉可看到一个六角形的标志,它由两个等边三角形组成。这时我又想起那份“毒蛇胭脂”的文件,搜索一下“SHEPHERDS”这个词。

退回主菜单,选择“ANALYZE”,然后打开“Les Bergeres d’Arcadie”那张油画图片,选“START ANALYSIS”,系统报告在图片中找到隐含的图象和文字,在“GRAPHIC”项中选“VIEWGEOMETRY”,在油画上发现一个红色的六角星形。再选“ZOOM CLARIFY”会在画中找到一串文字,将这段信息另存为一个文件。

再分析“The Temptation of St. Anthony”那张油画没有发现什么,打开“St. Anthony and St. Paul”的油画分析可找到一些几何图形和文字,选择“VIEW GEOMETRY”可看到复杂的图形,再选“ZOOM CLARIFY”在图画中的书中可得到一段诗文,将它破译成一篇文章,看一下原来是旧约圣约的第三章,讲述建造所罗门神庙的故事。

在电脑的“ANALYZE”菜单里重新打开地图,在“MAP”中选“ENTER POINTS”,在地图的圆心点上一点,然后再在东北方向的Poussin’s Tomb位置点上一点,选“START ANALYSIS”,电脑在两点之间又画出了一条直线。

先休息一会儿,离开房间来到楼下餐厅,向Buchelli问了一下关于谋杀案的看法,然后再上去与Mosely交谈,他让我继续留有他房间的钥匙。离开旅馆骑上摩托来到L’Homme Mort,在那里的空地看到Madeline正在挖掘一个深坑,当看到我来时很担心地问我有没有看到Mosely昨晚挖到些什么,然后又让我转告Mosely很想和他聊天。回到村子旅馆到餐厅与Mosely对话将Madeline的话带给他,然后上楼用电脑继续研究谜题。

接下来研究“毒蛇胭脂”上的处女座谜题,先看一下文稿中关于这个星座的文章,搜索文章中的大写单词,如“ST. VINCENT”、“TEMPLE OF SOLOMON”,在找到的文章中点击“TEMPLE DIAGRAM”的链接,得知所罗门神庙的规划图长是宽的四倍,然后打开地图看那棋盘似的栅格,在地图中央的两个竖行(左第四行和第六行)画上绿点,用“START ANALYSIS”指令在地图上中央画上两条黑色的竖线。

返回到主菜单,搜索“SOUL”这个词,再在文章中点击“HEXAGRAM”这个链接,在文尾看到一个六角星形的图案。返回去继续分析地图,在“GRAPHIC”项中用“USE SHAPE”添加图形,选择六芒星形,放大并移动这个图形,让它嵌入地图中的圆形之,然后旋转方向,使它的中心与划出的第二条子午线重合,这样又一步谜题解开了。而此时的Gabriel也慢慢地起床了,正好Mosely也走了进来,问我们要不要去听黎明地带的音乐,他注意到桌子上那本《最大的血统秘密》书藉,问Gabriel是从哪里找到它的,看样子他对这本书很感兴趣,迫不及待地翻了起来,Gabriel不客气地将书拿了过来交到了我的手上。

第三天 时间:10am-12pm

主角:Gabriel Knight

我闯出房间在走廊上与Mosely发生谈话,我注意到在谈话的时候看到接待员Jean和服务员Roxanne进入23号房间。

当Mosely进入自已的房间后,走到21号房门口倾听里面的谈话,原来昨晚Wilkes夜不归宿,服务员正担心他发生了什么不测,然后到服务员的房间找Roxanne谈话,得知Wilkes的房间窗户已被某些人打开了,地上的衣物好象也被人拿走了,而wilkes已不知去向,发放的牙膏和牙刷也从来没有用过。于是我提议进入Wilkes的房间看看,她终于同意了。进入屋子里我搜索了一下床铺和洗手间,没有发现什么线索,然后看着打开的窗户,突然想起昨晚黑影潜入房间的梦境,猜想在晚上有人将Wilkes从床上带走的。

来到Mosely的房间与Mosely谈论起葛瑞斯,他对于我和葛瑞斯的关系大为恼火,责问我为什么弃这样的女孩不顾而去和Madeline鬼混,我辩解说葛瑞斯一直在象妹妹一样地照顾我,Mosely让我不要再伤害葛瑞斯的感表,他会找她好好谈谈,让一切在还没有开始前结束。离开房间来到楼下,与接待员Jean谈论Wilkes的事情,然后离开旅馆,乘摩托来到L’Homme Mort。

在一片空地上我找到了一串脚印,沿着它进入一旁从末进过的小径,在里面看到了Wilkes的尸体,他的颈上有很深的一道伤口,身上衣服也同样没有丝毫的血迹,搜索一下他的尸体找到一封写给出版社的信函,大概他早已感觉到不测,才将这封信写下来带在身上。走到旁边发现一滩血迹和Wilkes跪下的痕迹,和“魔鬼的石椅”发生的命案大致相同。回到山下乘摩托来到地图左下的那片树林(Lady Howard and Estellesits),在这里看到Estelle正在挖坑,Howard夫人则倚在石头上看一张地图,上前聊了几句后离开这里,骑车赶往Poussin’s Tomb,在这里看到Baza正盘膝打坐看着风景,和他交谈之后乘车返回到村上。

当我推开自已房门的时候看到Mosely慌张地从里面走了出来,腋下还夹着一大叠报纸,他掩饰地说要找葛瑞斯聊天,可看到她在淋浴就没有再打扰她。当返回屋里后看到Medaline进入到他的房间,不知他们之间会有怎样的秘密。进到屋子里打开电脑,然后将身上Larry的指纹扫描进电脑,并将它连入嫌疑犯的档案。离开旅馆乘车来到山上Larry的小屋,敲门进去后与他交谈,说出我是王子派来调查案件的人,并且是我挖走了他埋上的册子,然后向他请教了一些小册子里的内容,他说James王子从血统上来讲是最好的王位继承人,不是苏格兰也不是英国,是那里的君主他也不肯说出来。

乘车返回到村里,当我回到旅馆要进入自已的房间时看到Madeline正从Mosely的房间走出来,手里拿到一叠报纸,接着看到Baza在后面跟踪上她。回到房间与葛瑞斯谈话,问她是否找到失去的血统手稿,得知在教徒的眼中,耶稣的再世象征是一匹独角马,不过耶稣没有后代他的后世也一直没有找到。在互济派和锡安派之间的斗争中,一直没有放弃从不同的家族中寻找耶稣的血缘联系。圣杯象往着贵族中男子的责任,也是血统的象征,而我在火车上听到绑匪所说的“San Real”也就是圣杯的意思。从书稿上的推断来看James王子可能是某个大陆的合法王座继承人,他的影响力可能将比欧盟还要大。接着我将Wilkes在晚上被杀的事告诉她,这时我听到窗外有马达声响,推开窗户一看原来是王子,马上让葛瑞斯去寻找那份失踪的血统书稿,我猜测一定是老朋友Mosely拿走了它。

第三天 时间:12pm-3pm

主角:Grace Nakimura

在Gabriel离开后我也来到了走廊上,看到Baza从Madeline的房间出来,手上拿起一大叠报纸。回到房间打开电脑,这时电脑显示有新邮件到达,观看邮件是所罗门神庙的设计图,上面标注着神庙的各处尺寸。在主菜单打开分析一项,在文件中打开地图,然后在地图中选标注新点,在地图上要注上四点,分别是横第三行与竖第四、六行的交叉点,横第七行与竖第四、六行的交叉点,标上四点后选START ANALYSIS,电脑会画出所罗门神庙的围墙。然后阅读“毒蛇胭脂”中关于天蝎座的文章并思考它,然后在神庙的上方的交叉点(Pech Cardou)的位置点上一点,加上“THE SITE”的文字标注。

下楼来到餐厅,听Howard正在和Estelle讨论一件埃及古物,上前与她们交谈后离开旅馆,乘摩托离开村庄,这时在地图上会出现三个新地点,就是分析地图所得到的六角星的东北角、西南角和刚才标注的地点。首先到东北角去看一下,这里围着很多的栅栏,在上面我找到了一张字条。然后乘车来到西南角,在前面的一堆石头里找到了一块手帕,好象是Wilkes用过的。然后掏出定位仪走到一块石头前,可以看到碎石后面的洞口,在石头上使用铁锹打开洞口,在洞壁上拿起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当星晨闪烁在耶稣的家乡,地狱审判官又在哪里?”。由于这个洞穴太过黑暗,我想最好还是不要一人进去冒险,于是我返回到山下乘车来到了Rennes le Bains。

进入酒馆见Mosely和Gabriel两人正在喝酒,打个招呼后离开酒馆,乘摩托来到标注“the Site”的地方,我来到了Chateau de Blanchefort的停车处,横过马路后 从小桥上过河,在一片空地的树桩上找到又一张字条,上面提到吸血鬼的事情。然后用定位仪找到LNG:02-19-39-00,LAT:42-56-06-00的经纬度,在地上划一个十字,用铁锹试了一下因为全是岩石挖不下去。然后思考这个地方,判断这里就是神庙所在位置,只不过神庙如今已落到地下了。这时返回到山下停车的地方,从马路另一侧上山来到Chateau de Blanchefort的废墟,站到石台上使用双筒望远镜,望向村庄可看到Madeline正站在塔上朝这边望过来,再将镜头移动Mount Cardou位置,在山脉的右边有一块橙色的石头,放大50倍后看过去,见Buchelli的摩托车停在了那里。收起望远镜回到山下,乘车来到地图上新出现orange rock场景。

下车后发现刚才那辆摩托车已经不在,上山后在橙色石头边找到了一堆松散的泥士,显然刚被挖动过,用铁锹挖开地上的松土,从里面找到Larry所写的那本书册,用指纹取模器可在书册上找到三个不同人的指模,然后乘车来到树林(Lady Howard and Estelle’s site),在这里与Howard夫人谈话,然后乘摩托回到村里,到塔上找Madeline小姐谈话,然后下来返回到旅馆大厅。

在这里恰巧碰到James王子正在与Jean谈话,打听Gabriel的去向。他看到我后又让我转告Gabriel,如果有时间可以到村里的别墅去找他报告一下案子进展情况,这时注意到Baza正在大厅的沙发上看着报纸。

回到自已的房间打开桌上的电脑,将在书稿上找到的三个指纹都输入电脑,然后比较嫌疑犯档案中的指纹,得知这三个指纹分别是Buchelli、Madeline和Mosely的。接下来将从明信片中找到的那一行文字档案提出来,将它从拉丁文翻译为英语,电脑提示语句有残缺,这时将Baza在古墓前地上划的“SUM”字母添上,翻译完成后得到“I AM ALSO(EVEN) IN ARCADIA”的句子。退到主菜单进入分析项,打开文件ARCAD_TXT,选择ANAGRAM PARSER进行语序分析,电脑列出一大列可能使用的单词,在里面选择ARCAM(拉丁文中的墓地),TANGO(触摸),DEI(上帝),这时电脑会自动拼出可能的四个词句,形成一个完整的句子:“我触摸神的墓地,耶稣(I TOUCH THE TOMB OF GOD.JESUS)”。

接下来破解射手座的谜题,阅读一下那本“毒蛇胭脂”中关于红色毒蛇的描述,然后翻到第一页在标题的下面可看到一条扭曲的蛇形图案。在分析菜单中打开地图,查看地图的北方(葡萄园Chateau de Serres的北边)有一条峡谷形状和文稿中的蛇形图案是一样的,分别在蛇头(Peyrolles北边)、蛇尾(Ch De Serres的北边)和蛇身(头尾之间)分别标上新点,然后选择START ANALYSIS,电脑会沿着山谷形状画出一条黑线。

退出电脑系统后,我再次读文稿中关于摩羯星座的谜题,这时Mosely突然走进来,说大 家正在餐厅等着我吃饭。

第三天 时间:3pm-6pm

主角:Gabriel Knight

在餐厅中我召集了Buchelli,Madeline和Mosely三人,也从楼上叫下了葛瑞斯,等人到齐后我开始说起Larry手稿丢失的事情,并说出我个人的推断,这时谈话内容中会有很多选择,首先选Mosely是第一个贼,第二个贼选Madeline,最后一个贼是Buchelli,并道出他将手稿埋起来的事实,当他还想狡辩,葛瑞斯拿出那本手稿扔在了桌上,然后一个人一个人地说出他们的目的,Mosely的身份是中央情报官员,前来跟踪互济教派和锡安教派的行动。Madeline则以导游的身份来掩饰网络服务商的目的,Buchelli则谎称从那不勒斯来的,其实是来自罗马,其实是罗马教廷派来的人,他的辩解是奉命来监视两大教派的行动。Madeline说出经过数年的潜心研究,在本地确实有政治背景的秘密,它的考古发现将影响法国的政府威信和统治。在一番讨论之后众人离开了餐厅,向葛瑞斯问了一下找回手稿的经过后,我开始单独进行下一段的调查活动了。(如果在盘问众人时选择的顺序错误则不会发生大段的对话,玩家的分数大大地降低。)

上楼回到25号房间,葛瑞斯正在沙发上看书,我们一起讨论了一下案情,我怀疑王子James和Larry都是互济教派的人,而教堂里的那个牧师则是锡安教派的人,再加上中央情报局、网络服务商、罗马教廷等方面的势力,令案件变得扑朔迷离,还有Baza和那两个英国女人的身份不明,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难料的事。葛瑞斯这时提到葡萄园主Montreaux,在研究地图时发现毒蛇的尾巴正好在葡萄园的位置,我决定一会儿去那里探访一下,同时也要关注Baza、Howard夫人和Estelle的动静。在交谈中葛瑞斯还说出在地图上找到一个岩洞,可以确定Wilkes在死前曾经去过哪里。

离开旅馆往左走来到别墅(Villa Bethania)前,王子的轿车正停在哪里,敲门进入大厅见到James王子本人,旁边还有助手Mesmi和Larry,我们寒喧几句便展开严肃的话题,我问了王子关于血统的问题,他不肯明说只是让我信任他,这时他对于绑架案的背景还不甚清楚,也不知绑匪有什么动机。离开别墅往旁边来到塔顶,与牧师交谈,得知他们锡安派的教徒经过上百年的努力来产生一个法国的君主,通过联姻来产生一个有王族血缘的婴儿,但是一场法国革命运动将这场好梦给粉碎了。谈起宝藏的事,他认为它真正地存在,在村里神庙之前它就存在了,只是那个牧师运气好找到了宝藏的秘密,拚命地毁掉证据至死也不肯说出发现的秘密,不过这一切马上就会结束了,这批宝藏不久就会见光的,这是他的判断。

离开塔顶,乘摩托车出了村子来到地图左下角那片树林,与Estelle交谈后回到外面,在那辆蓝色的双人摩托上可找到一只水瓶,在上面取到Estelle的指纹,这时可返回到旅馆将指纹录入电脑,然后再乘车赶到葡萄园的大门前,由于大门紧闭Gabriel只有爬过它了,这时面色苍白的Marceau走了出来,见到Montreaux先生后他领我进入一个阴暗的藏酒地窑,我在接酒瓶的时候不小心将酒瓶摔破在地上,破碎的玻璃划伤了我的手掌,血液滴在酒水里,Montreaux俯身用手指品尝着它,眼光中泛出异样的光芒紧盯着我的颈部,我心里一悚连忙逃出了酒窑。

从院子里走向旁边的车库,在打开门的时候一辆红色轿车突然开进了院落。我进入车库后发现里面很暗,打开墙上的灯忽然听到一些异样的声音,抬头望去原来是一只大蝙蝠,惊恐下我连忙开门离开了车库,在院子里看到两个黑衣人正在与Montreaux交谈,他们正是我在火车上跟踪的绑匪。这时他们也发现了我,我连忙逃出门外,那辆红色轿车冲出大门往远处逃去,我骑上摩托在后面尾随上它。

第三天 时间:6pm-9pm

主角:Grace Nakimura

在旅馆房间里我正在为Gabriel的安危担忧,这时打开电脑收到了一封邮件,题目是“RE: HERMETICAL SYMBOLS”,阅读其中的内容,判断Montreaux一伙正在进行一件极为血腥的神密事件。然后将从博物馆门上信封上取到的指纹与Estelle的指纹进行比较,发现两者一模一样,原来Estelle就是送信人。然后我离开了25号房间来到了楼下大厅。

与桌旁的Estelle谈话,她领我来到楼上她的房间,将几张照片给我看,说这是二十年前曾在本地发现的埃及古物,和本地所盛传的宝藏有着紧密的联系,宝藏或许就在附近的巨大岩洞之中,不过它现在已是私人的领地,是传说中失落的亚特兰帝斯洞穴之一。我与Estelle聊了几句后,从照片中选出一张带在了身上。

当我走出旅馆的时候,看到Baza正朝教堂的方向走过去,跟踪他来到教堂旁边的墓地,见到王子的助手Mesmi以大礼跪见Baza,偷听他们俩人的谈话,好象要在午夜进行一件什么事情。待他们离开后,返回到旅馆我敲响了27号房Baza的房间,进去后与他交谈,得知他也有一份“毒蛇胭脂”的文件,在各地看到的那些同样纸张的字条也是他给我们留下的提示,让我们来破解此地宝藏的谜题。同时也得知Mesmi是兄弟会的人,而Montreaux一伙则是吸血鬼,接着他向我讲起古老的血缘分枝,以及古埃及几千年前的历史……

第三天 时间:9pm-午夜

主角:Gabriel Knight

在这个时候大家围坐在一起讨论着下一步的行动,屋子里共有五人,我和葛瑞斯、Mosely、Baza和Mesmi。我们一致决定在半夜潜入那座地下的神庙,葛瑞斯坚持要去,马上就被Baza制止。在这最后的一战中,我们的目标是对付可怕的吸血鬼并救出婴儿,而不再是单纯地为了寻找财富。

进入葛瑞斯找到的那个山洞入口,我脚下一滑落入深庙的底层,不久Mosely和Mesmi也跟了上来,观察大殿的地面如同一个棋盘,看上去明显是个陷阱,上面分别有着十字、长剑和骷髅几种图案,这是点击右键选择Radio与旅馆里的葛瑞斯说明遇到的难题,她指出这是个棋盘。在这个谜题中要踏下所有红色长剑的棋格,它们只能踏上一次,黑色没有图案的格子也只能踏上一次,并且每次跳跃都要跳到日字的对角上,破这个谜阵的方法如下:

设棋盘横行从左到右为1至8,竖行从上到下为从A到H,跳跃的方法为

H4 —— G6 —— F4 —— H5 —— G3 —— H1 —— F2 —— D3
D3 —— E1 —— C2 —— E3 —— D1 —— B2 —— A4 —— B6
B6 —— A8 —— C7 —— E8 —— F6 —— G8 —— H6 —— F7
F7 —— D8 —— B7 —— C5 —— B3 —— A5

当完成棋盘的谜题后,来到一个圆形的房间,它的地面是不断旋转运动的,空中还有不断摆动的巨斧,跳出去后随地面按顺时针方向移动,算好时间当巨斧摆到墙边时迅速跳起爬住它,随着巨斧的摆动跳到下面中央的桌子上。在桌上有一个天平,右边托盘上有一块大金子,桌面有六块不同形状的金块,分别将石榴、八形和蛋形的金块放到左边的托盘上,当天平平衡时桌面会降落下去,我进入前方的一道大门。而此时的葛瑞斯正在旅馆聆听Baza讲解有关流浪的犹太人的历史传说。

我进入前方的大门看到走廊上有所罗门王的雕像,旁边的一行拉丁文短语可呼叫葛瑞斯利用电脑来翻译一下,意思是小心前面的封印。进入前方的六角形大厅,这里有明暗各三个小室,往左走到第一间小室,翻译一下上面的铭文,得到“选择一个”的意思。走到第二个明亮的小室,在石台上选择右边的那只皮手套带上,然后返回到第一个小室,观察火盆和水盆,从火盆中拾到一块小石头。然后走到另一个小室中,那里有两个雕像分别是天使与恶魔,将那块石头放到左边的恶魔像手中,这时大厅中原来的三个明亮小厅暗了下来,而另外那三个黑暗的小厅则明亮起来。走到石台上有指针的那个,翻译上面的文字得到“识别身体的本来”意思,在左右各有一面镜子,上前照一下看到右边的镜子里是现在的模样,左边的则是他老年的样貌,将石台上的指针往左拨一下,然后走到旁边的另一个小室前,三角形石台上有几个图案,翻译下面的拉丁文,得到“认识思想的本来”的短语,按动左边阴阳图形的按钮,大厅中打开了一道大门,我从大门来到了另一个房间。

在房间内与赶来的Mosely和Mesmi会合,在这个房间里共有两座桥梁,右边是看得见的,左边是无形的,走左边的桥,开始看不到有桥走过去后会陆续有闪亮的砖块显现出来,一路沿着砖块跳过去就行了,注意砖块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不及时往前跳的话主角会掉下深渊。去达对岸后从光幕中出来三个吸血鬼阻住去路,他们由同伴来对付,而我则跳入光幕之中去营救小王子。

进入光幕中的房间,看到Montreaux正在婴儿身上喃喃自语地念着拉丁经文作法,我打断了他的邪恶仪式,他恼羞成怒,召唤出一只巨大的怪兽向我发动起进攻,打败它的方法很简单,在战斗的一开始,用护身符将怪兽阻止片刻,然后迅速往左边的棺材处撤退,攀到棺材上那只怪兽再次攻过来,用鼠标点击它的脖颈用手中的剑刺它那个地方,结果一剑就可将它杀死,而Montreaux也如同身受,颈上流出了鲜红的血。多行不义必自毙,作为吸血鬼的他,最后也逃不过流血的命运。

我上前抱过小王子,这时Mosely和Mesmi也赶了进来,就在我打开棺盖时看到了耶稣临死前的动人一幕,耶稣在十字架上收下最后一个弟子,在他的死后到处颂扬上帝的美德,当我从沉思中醒来,Baza从棺材里抱起了耶稣的尸体走到了一团白色光芒之中……

我回到旅馆没有心思向众人回答有关案件的始末,也拒绝了Madeline小姐的邀约和挽留,当我回到房间时,电脑上游荡着我护身符的图象,在键盘上拾起葛瑞斯留下的字条,我仔细地读着上面的字句,心中猝地痛如刀割,将字条揉成一团放在桌上,拖着疲惫的身躯朝屋外面走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